医者逆天 疴瘴无偿

时为丁酉,胜友禅群,引故交朋比放浪宇内,兴同榜及第作冠新方;时气正新,无暴汗滂沱之铮耀烈日,无街巷寥寥之夐溢涔雨,心意正盛,无负箧曳徙之案牍牢形态,无龙口榜沿之翘首枢望,无驿马桥头之穷奢晤轧;黄水阴阳,太陉东西,朔官内外,金水前后,榜定三杰荣辱已决,圣象洪声胜败早分。

自呼借身之伍载搪斗入士大夫之浩然正列,互告独行焉叁年修行出太医馆夐然宏框;殊不知、学业近乎已矣,躬怅惘、信仰绝乎沉沦。

所谓医者,非精诚、非卿相,而所以斗疴斩瘴、刀凭阎罗、逆天者也!

浩浩煌煌,吾苌思神农尝百草、以身独抗神威而立人之擎思矗念,其可知身死魂灭,大梦决成,唯残只言片语留存充栋?外医圣祖华佗,即非阴阳双修之言,用大言之于魏操,尚想未践而空留唏嘘、毅不想见魏武挥鞭。亘古溯近,求恩高洁,倥偬一生,可谥义乎?棣华放匡,长眠异乡,可谓勇哉?伍者常慕王后将相,千秋评说,乃种者铸汗青,圣者开太平,其非仅顺天意,而竟开先河,以致县官曰轼辙浩浩汤汤;然则功成万古,百年指尖。医者于战也:不畏天、不畏敌、不畏冷矢热铳、不畏城坚河深,战者以攻城略地、斩获首级,医者以逆天改命、自为白衣;医者于盛世也:不畏君、不畏法、不畏丁税田亩、不畏火耗公私,劳心者以产者育老、工徒亲幼,医者以延其阳寿、减其折损。

夫唯医敩医官,乃医者自为行伍,巫何尝?教何妨?既知疴瘴,砥砺前方。仅记勿忘,疴瘴无偿。所为无偿,吾等自诩忠肝义胆、义薄云天、托妻献子、身心俱奉,然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佛曰四难、道曰登仙;以己力众为而逆天延长寿,岂乎叫板于杨戬阎罗而类齐天大圣乎,而回望西游,齐天大圣亦泯然悟空矣;犹记方氏仲永、前行独为,非逆天而成众人,吾侪结构生死、垂丝引命,该众运岂能求昌?!

嗟夫。世人苦疴瘴久矣!疴瘴者,曰天灾、曰人祸、曰风寒水湿燥火、曰解剖生理病生;肆虐上述八千岁、横行万里无人烟,巫者术士念占卜、道者丹岑道因缘,望闻问切终隔破、视触叩听始惊弦,一堂一言惊四座,未敢妄言德近仙人。医逆天而行,某不畏命途;可乎?否哉?佛不自救、度众生苦厄终千锤万凿;医不自医,某亦将卒于亲传子弟。古语有云心忧炭贱愿天寒、亦有诗曰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而今某神农加身,再呼曰:某逆天,以朕亲身,偿世人孽障,惟愿凭琅疴瘴。

时已值己亥,岁末,无以为念,无以未文,感终将逆天而天谴,觉历经而有余年。思忖良久,唯念李中堂语云:為良相,為良醫,只此痌瘝片念;有治人,有治法,何妨中外一家。虽知彭殇妄作,何妨某猖狂一言哉?!

故曰:医者逆天,疴瘴无偿,聊了自慰耳。

我的海岸线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 再也没有你的消息
空气里找不回你曾经的踪迹
昨天还是晴朗的你 今天发现只是梦境
对不起也许是我不够仔细
雨水浸湿凌乱的街 人群穿行没有终点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说话
繁星能懂孤寂的夜 我却没有你的了解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出现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所以忘记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 再也没有你的消息
空气里找不回你曾经的踪迹
昨天还是晴朗的你 今天发现只是梦境
对不起也许是我不够仔细
雨水浸湿凌乱的街 人群穿行没有终点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说话
繁星能懂孤寂的夜 我却没有你的了解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出现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呐 你有在听吗
这想对你说的话
呐 你有在乎吗
我曾写下的情话
呐 你会伤心吗
现在的我一人啊
为什么你还不说话
变成哑巴了吗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所以忘记

波函数与成就

一个光子的运动是无法确定的,但是当有足够多的光子,其运动或者说最后的分布会服从波函数,呈现的出明暗相间的条纹。而实际对那个光子来说,从原子核完成跃迁、光子被发出时,当时的能级、当时的场、当时的实验环境,就已经确定了这个光子的运动模式或者说最终落点的概率。最终激发在亮带的概率要远远高于在暗带的概率。或者说,对于一个确定的光子来说,出现在某个确定的点这件事,是有概率基础的,有时候,一个确定的条件,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而小概率事件,在一次试验中,不会发生。类比自己,出生的一刻、你的原生家庭、你的教养(parenting)环境、你的抚养(nursing)环境、你周围的社会风气、民俗民风,就给你划定了一个最终的“波函数”、一个确定的“概率曲线”,终其一生,无法超越,这就是一种科学定义下的所谓“宿命”。或许会有相似环境的人超越了自己的“宿命”,但从更大的样本量来看,甚至是从整体来看,那不过是小概率事件。这个事情,就好比中彩票:小概率事件(中大奖),在一次试验中,不会发生;但是,当样本量足够大时,再小的概率、也有实现的一天(每一期都有中奖的)。简单说:出生的一刻,周围的环境,会给你最中的成就画一个范围,你自己的成就或者直接说结局,大概率地分布在这个氛围内,而超越出身超越阶级超越时代的成就,不是不会发生,只是,那是小概率事件。就算发生,你真的承受的住么。

慈禧六十大寿贺词

天佑圣母 锡之大年
逢岁之阳 琪祥敦祥
猗欤母仪 翼我儿皇

其仁维何 如尧如汤 蠲租发帑 以恤民劳
其文维何 崇儒礼贤 奎章藻耀 云汉在天
其智维何 明烛万里 中外一家 宫府一体

自普天而率土兮 咸浃髓而沦肌

茂矣美矣 荐嘉祉兮
唐矣皇矣 纯嘏尔常
大矣孝熙 儿皇之思
以天下养 永奠此基
累印若绶 扬拜稽首
壤歌衢讴 逮及童叟
章荷天衢 迄于期颐

圣母万寿无疆 孝思共仰当阳

曙光

肆虐的风冲荡着我干涸的胸膛
迷途的茫淹没了心中飘摇的光
遍体鳞伤紧握着不熄灭的希望
抬起臂膀呼唤我最灿烂的信仰
即使彷徨吞没了征途中的方向
即使惆怅扑灭了指映前路的光
沉落跌撞追寻着不消逝的星芒
挣脱阴霾追寻终将绽放的曙光

荆棘的芒撕扯着我破碎的翅膀
灼热的浪淹没了渺远失落的光
逐流飘荡紧握着不熄灭的希望
抬起臂膀赞美我最灿烂的梦想
或许黑暗吞没了繁星闪烁的光
或许迷茫扑灭了记忆中的芬芳
沉落跌撞追随着不破灭的信仰
挣脱阴霾向往照亮远方的曙光

回荡的风托起我利刃般的翅膀
黎明的芒撕裂了所有黑暗迷惘
遍体鳞伤紧握着不熄灭的希望
抬起臂膀呼唤我最灿烂的信仰
即使彷徨吞没了征程中的方向
即使惆怅扑灭了指引前路的光
沉落跌撞追寻着黎明前的星芒
曙光挣脱阴霾终将绽放去远方

一梦回环

月儿明 星儿稀 我誓与君不分离
笑往昔 不珍惜 如今只怕独孤寂
轻抬臂 怕君去 又恐十年再伶仃
明月里 于君惜 再叹一曲无别离
青石板 月微黯 月下形影叠成三
想当年 下雪天 紧紧相拥不知寒
酒杯干 再斟满 今次不醉绝不还
望君怜 春风面 只为君再笑开颜

Only My Bilibili

被颠覆的世界 再没有生机的荒野
在废墟之间寻找最后的乐园
在遥远的彼岸深邃而熟悉的召唤
现在就要穿越 穿越过平行的次元
发现曾经属于我们的一切

听 遥远的声音 沉睡的心灵在这一刻渐渐地唤醒
那突然间明晰 脑海中浮现出静静尘封的回忆
在那黑暗中一点一点地追寻
追寻着前方若隐若现唯一的光明
疲惫的身躯完全失去了感应
定格在这时空里期待着奇迹

谁停止了时间 命运时针早已冻结
Only My Bilibili 可以去溶解
从最初的纪元 追溯着万物的终点
在旅途的空闲 记下感动的瞬间
历史不断变迁 写下了多少的诗篇
飘散的每页化作时空的碎片
就算只有湮灭 终究会出现在眼前
要将一切重演 期待不确定的改变
一定要创造最灿烂的明天

你 是否在哭泣 依稀的背影在我面前渐渐地散去
已不能再迟疑 漫漫长路只为和你重逢的确率
禁忌的咒语解开所有的封印
一望无际的长夜中发掘你的痕迹
身已被吞没心却在固执地坚信
驱散混沌的领域最后的奇迹

这无奈的离别 经历过漫长的流年
Only My Bilibili 终于再相见
将热切的思念 化作了重逢的喜悦
全世界的语言 已然不能够描写
飞跃海角天边 面对无尽的地平线
向着我和你所有故事的起源
不管路途艰难 还是目标有多遥远
只有这份誓言 在心中默默地沉淀
永不放弃总有一天能实现

已签订了契约 却不能停留在身边
也许这也是命运无情的试炼
这灭世的火焰 映红了孤单的长夜
是无助的祈愿 还是将一切终结
这友情的羁绊 还有最热切的爱恋
铸造成一柄无比光辉的圣剑
将坚毅的视线 和不停沸腾的热血
化作无尽能源 一切命运都撕裂

谁停止了时间 命运时针早已冻结
Only My Bilibili 可以去溶解
从最初的纪元 追溯着万物的终点
在旅途的空闲 记下感动的瞬间

被颠覆的世界 再没有生机的荒野
在废墟之间寻找最后的乐园
在遥远的彼岸深邃而熟悉的召唤
现在就要穿越 穿越过平行的次元
发现曾经属于我们的一切

思念编织成了诗
也许你的名字
就是最唯美的诠释
不需要被证实
不需要被解释
你在我心中占据独特位置
跟随著你的影子
勾著你的手指
我这样是不是太幼稚
但是无法停止
我的心彷佛被吞噬
是在何时
被谁控制
复杂的情绪无法掩饰
故事才刚刚开始
等著我们去尝试
尝试栽培我们的青涩果实
诗里最后的句子
透露了我的心思
今生今世
想跟你一辈子
思念编织成了诗
也许这个故事
注定不能被谁藏私
换了韵的用字
对了仄的遣词
错综的情绪依然患得患失
以为能坦率诚实
却又欲言又止
我这样是不是太固执
但是无法停止
请不要笑我太自私
在此立誓
今生今世
一行永志不渝的诚挚
想跟你一辈子
故事才刚刚开始
是否等我们尝试
虽然这一切都还只是未知
诗最后的一个字
被谁故意的搁置
等谁暗示
这首诗才刚刚开始
在未来的某一日
我们的一生是否拥有彼此
诗里最后的句子
是我无悔的坚持
今生今世
想跟你一辈子

冥冥之中(公开版)

一日往返 一去难返
一向如此 一种循环
梦想者 都孤单
热闹只属于牵绊

总是累着 总在想着
总有远方 总该向往
搭肩的 旧行囊
陪着我老在路上

一切都像谁刻意安排
冥冥中自有主宰
一切都像那洪水猛兽
疯狂地汹涌嘶吼
就让这一切一切一切急流奔走
张着眼迎着风凝视雨后的天空

一生何难 一句平淡
一个故事 一场悲欢
总如烟 总会散
路才刚走到一半

原来内心抗拒的恐慌
渐渐将信仰埋葬
原来那最美丽的向往
不仅是一种想象
原来我总是总是总是习惯假装
幸福从来不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原来内心深处的释放
只为逝去的松绑
原来那最无知的隐藏
不过是欲盖弥彰
过往的遗憾种种不再冠冕堂皇
经历感化倔强即是所谓的成长

岁月如诗 也就几行
青春如野 一片茫茫
旅途漫漫 人来人往
结局等你来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