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冰洋的牧羊犬

用我的失眠陪你吃早餐
今天的轮船驶进海关

英邦来的金毛犬
陪了你几千几百个夜晚
每天你们都依依地相伴
可惜那小狗实在命短

忧伤无奈你的叹
唯有的一点留恋幻想再见一面

少了英王皇室买的狗你习不习惯
金贵柔软皮毛等它死了你还等着穿
北冰洋的轮船送它到来与你相伴
相知相识相怜
现在却成了从前
少了小狗叫声伴你眠你习不习惯
今天明天后天翻来覆去不能不失眠
世界再大哪怕大洋彼岸寄去思念
回忆中的奇缘
永远也不会再去缠绵

曾经是贵族小狗的相伴
现在却只能想它容颜

茫茫黑夜星不见
留下只牧羊犬和你见面
别怕你们在人间的两端
现在的狗一样陪你溜圈

加速度到你怀里面
心中的相思之苦瞬间烟消云散

少了英王皇室买的狗你习不习惯
金贵柔软皮毛等它死了你还等着穿
北冰洋的轮船送它到来与你相伴
相知相识相怜
现在却成了从前
少了小狗叫声伴你眠你习不习惯
今天明天后天翻来覆去不能不失眠
世界再大哪怕大洋彼岸寄去思念
回忆中的奇缘
永远也不会再去缠绵

少了贵族小狗换牧羊犬也很好玩
有可爱的毛衫弯的爪尖叫声惹人怜
不管地冻天寒都很习惯活灵活现
惊讶惊艳惊险
毛绒绒得很温暖
少了旧的换了新的也算新潮心愿
翘首它的梦幻你的思念矮矮的屋檐
叫声汪汪眼泪汪汪你们同命相连
最后与君共勉
干杯为今后相扶相挽

曾经一纸血书一句誓言真身不见
她就在你身边你没发现避开你视线
不丁点儿的个头不很出众倒是安全
宣传画上出现
奇妙是一张人脸
如果聪明是错漂亮是罪她都不犯
北极圈的严寒早使狗狗炼化成了仙
大千世界唯有一朵水仙似真似幻
北冰洋牧羊犬
留下一瞬间回眸笑靥

Sister's Noise

明明比任何人都更为亲近
为何却始终无法互相感应
坐看着昼夜轮转交替
只为和你相遇
在早已被遗忘的回忆里

Sister’s Noise 仍然在继续追寻
灵魂最深处呼唤爱的声音
在某个深夜里
两个人的思绪一定可以交汇在某个领域

大街上 人潮太拥挤
藏匿着 往事的痕迹
那路口 是如此熟悉
记忆在这里 再次被唤醒

一次次 想提醒自己
不要在 伤痛中沉溺
只是我总会有意无意忘记你已离去

心中还是在怀抱着某种期许
像等待阳光在雨后降临
你出现在我梦里的情景
算不算是你也思念我的证明

真实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是我最想要告诉你的话语
生命中各种痛苦伤心
每个人都经历
别让绝望占据你的心灵

Sister’s Noise 能否再传达给你
也许眼泪能融化你的孤寂
未来的日子里
我会努力把所有对你的承诺都贯彻到底

萦绕在 我心头的旋律
那温柔 无法去回避
夕阳下 曾经的约定
此时此刻你 是否已忘记

那时我 眼中的迷离
因为你 才不再恐惧
而现在所有孤单再次让我失去勇气

那个往昔的笑容总会被想起
延伸出永不落幕的场景
月台上久别重逢的心情
就像希望之光穿越过我的心灵

再次感觉那时候炽热的心
仿佛全世界都为你我停止
不断地向着未来前进
从来都不在意
梦和现实之间多少距离

Sister’s Noise 永远都不会平息
明天我仍怀念着昨天的你
人生如何定义
我只知道我心中到现在还在不停呼唤你

真实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是我来不及告诉你的话语
生命中各种痛苦伤心
每个人都经历
不要就这样选择放弃

明明比任何人都更为亲近
为何却始终无法互相感应
坐看着昼夜轮转交替
只为和你相遇
在早已被遗忘的回忆里

Sister’s Noise 仍然在继续追寻
灵魂最深处呼唤爱的声音
在某个深夜里
你也许会坐在窗前想起那段熟悉的过去
相信这一切不会随着时间褪去

Only My Railgun

于此刻 从心底 迸发而出 炙热力量
是信仰 驱使我 勇敢地 去反击
将其束缚挣离 即使恐惧 亦无意义
不如信任自己 握紧掌心 致予一击
深信那 向往的梦 终将应予

光 藏匿住阴翳 遮掩了辰星
而然映射孤寂的身影
雾 吞蚀尽叹息
毅然衬许不羁释放灿烂的星宇
迷茫中探寻 但愿神明能指引
然则不论如何央请 祈盼无法传递
封闭于困境 思绪竟肆意侵进
似乎何物即将崩堤 呐喊无力

征逐吧 用这副 疲倦不堪 残喘伤躯
去弭除任何试图阻拦的障屏
倾听心脏嘶鸣 倘如颤栗 亦不放弃
你的喃言细语 永远寄存我记忆
疾速窜行驰驭 光矢之上 循序逼近
无须思虑终局 只需殚精一拼
我的真实感预 因你换替 覆没曾经
恍然顿悟清醒 蓄势储力 奋力搏取
护御那 你我珍惜 诚挚情谊

风 拂拭尽痕迹 扬起了晨曦
隐于兀自拥挤的人群
心 彷佛相灵犀
与你无声并同漫步宁静的林荫
几时曾希冀 今日般温馨场景
纵使重重隔阂割析 命运不曾断系
自冲破锢禁 人生亦寻得意义
兴许默契呼应 幸运和你相遇

突破吧 比以往 突破自我 凌于云隙
让信仰替移心中不定的余悸
痛楚全部粉击 尽管凶峻 亦不迟疑
昏暗悉数舍弃 固执地奔赴光明
能量掌心积聚 热气腾弥 鼓动耳际
至达伤望谷底 唤醒深层记忆
而我不愿攘辟 任其响彻 穿破苍域
熊熊恶欲焚糜 烟缕远稀 泯噬往昔
这正是 你给予我 生存动力

征逐吧 用这副 疲倦不堪 残喘伤躯
去弭除任何试图阻拦的障屏
倾听心脏嘶鸣 倘如颤栗 亦不放弃
你的喃言细语 永远寄存我记忆
疾速窜行驰驭 光矢之上 循序逼近
无须思虑终局 只需殚精一拼
我的真实感预 因你换替 覆没曾经
恍然顿悟清醒 蓄势储力 奋力搏取

于此刻 从心底 迸发而出 炙热力量
是信仰 驱使我 勇敢地 去反击
将其束缚挣离 即使恐惧 亦无意义
不如信任自己 固执地奔赴光明

突破吧 比以往 突破自我 凌于云隙
让信仰替移心中不定的余悸
痛楚全部粉击 尽管凶峻 亦不迟疑
昏暗悉数舍弃 握紧掌心 致予一击
深信那 向往的梦 终将应许

千本阴阳师

秋窗雨歇日暮
烛光花影青疏
梦听山鬼泣哭
前世沉浮
三途川熄青灯引路
流彩金脂娑罗狂舞
神魔妖怪精魂枯骨
百鬼尽出
龙涎乌柏稻荷燃狐火
伞剑莺歌归鸦难渡
阴风缭乱残月映浓雾
怨憎会始笙歌低诉

茨木嗤笑人癫姑镬戏谑开腔
红叶欲荡悲愿信长重返世间
骨女含恨渡劫画皮索命报怨
魑魅诡翳焚毒魍魉扰世乱
入幻梦召式神念律文挥咒术
展卷轴印桔梗折朱笔造浮屠
临兵斗者列阵执剑切裂蛇腹
画五茫灭怨灵守护平安都

孤坟野冢草长
黄泉彼岸怒放
谁在雨中迷茫
桥头张望
魑魅魍魉笑谁荒唐
幻境假象恶人难挡
因果轮回红莲业障
何挡祸央
噬骨饮血为掩生前疮
贪嗔妄作一念痴狂
前尘过往爱恨都成殇
血泪斑驳游魂在唱

茨木嗤笑人癫姑镬戏谑开腔
红叶欲荡悲愿信长重返世间
骨女含恨渡劫画皮索命报怨
魑魅诡翳焚毒
魍魉扰世乱
入幻梦召式神念律文挥咒术
展卷轴印桔梗折朱笔造浮屠
临兵斗者列阵执剑切裂蛇腹
画五茫灭怨灵守护平安都

噬骨饮血为掩生前疮
贪嗔妄作一念痴狂
前尘过往爱恨都成殇
血泪斑驳游魂在唱

茨木嗤笑人癫姑镬戏谑开腔
红叶欲荡悲愿信长重返世间
骨女含恨渡劫画皮索命报怨
魑魅诡翳焚毒魍魉扰世乱
入幻梦召式神念律文挥咒术
展卷轴印桔梗折朱笔造浮屠
临兵斗者列阵执剑切裂蛇腹
画五茫灭怨灵守护平安都

逆向守护

我已知晓她的存在
从那个夜晚开始

我已知晓我为何存在
从那朵花盛放开始

被隔离在墙外的那个无知的人呐
是否曾经也有过被拯救的错觉呐
散落一地的肖像被时间无情践踏
不知不觉忆起了那夜盛开过的花

梦境中她一直没有停驻
只是朝着前方僵硬地迈步
有时回首冲我咧开嘴角
吐出一颗腐烂多日的眼珠
我的一切在她的指责中
越发地肮脏卑劣刺目
被她囚禁之后我是否
不会再感到彷徨无助

梦境中她总蜷缩在角落
啜泣的声音嘈杂却清晰
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猫
念着那人的名字闭着眼睛
来吧试着让我看见阳光
让我呼吸一下草木的芬芳
我是如此深爱着你的盲
让我守护这一片梦乡

你是谁?
我是你。

被隔离在墙外的那个无知的人呐
是否曾经也有过被拯救的错觉呐
散落一地的肖像被时间无情践踏
不知不觉忆起了那夜盛开过的花
被隔离在墙外的那个可怜的人呐
是否现在还依然放不下这一切呐
散落一地的信件昭示防线的坍塌
不知不觉忘却了曾构筑的幸福啊

梦境中她终于开始停驻
不再朝着前方僵硬地迈步
有时还会低下她的头颅
用沾满血的手将我的脸轻抚
我的一切在她的指责中
越发地肮脏卑劣刺目
快些将我囚禁起来
别让我感到彷徨无助

梦境中她还蜷缩在角落
啜泣的声音嘈杂却清晰
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猫
念着那人的名字闭着眼睛
但她望着我的眼神
逐渐变得充满依赖的感情
我是如此深爱着你的盲
让我守护这一片梦乡

看吧 笑吧 恨吧 别再哭啦
看吧 笑吧 恨吧 开心吗
看吧 笑吧 恨吧 别再哭啦
看吧 笑吧 恨吧 只要得到他

那个人的芬芳似萤火一般昙花一现
那个人的气息似初夏叶隙柔和光线
如今我终于明白为何她止不住爱
只因那人身上有我们向往的温暖

梦境中她不知从哪天起
再也听不见我呼唤的声音
隐约记得她在我的掌心
写下了一段小小的秘密
我的一切在她的指责中
早已失去了独立存在意义
被她囚禁之后我是否
不会再感到彷徨无助

梦境中她仍蜷缩在角落
啜泣的声音嘈杂却清晰
像是一只快要死的野猫
念着那人的名字闭着眼睛
来吧试着让我离开阳光
让我不再呼吸草木的芬芳
我已替你扫除所有障碍
让我守护这一片梦乡

你是谁?
我不记得了。

若相思

若相思,眸若清瓷。谁拟下如花约誓,谁浅笑婉转成诗?谁缭乱,相识相知。

若相思,你会放不下那个眉目清朗的男子。略显清瘦的亮烈风骨,英气猎猎的颀长身姿,笑容干净,眸光清浅,宛若谪仙。

若相思,忘不掉初见那一面。那一面,暗淡了日月和流年。穿越过扑朔迷离的乱世风烟,只一眼,忘记了人间。你可知前生,我寻你到,风雪散尽,山水行遍。

若相思,一字一句千千结,满满都是他的影子。心之所向,年少轻狂,前路不定,那又怎样?挡不住,你把锦绣年华扬手押上。谁的眸光飘摇,似假还真;谁的粉黛春秋,落地成谶。疼到了惊心蚀骨,你也要问:谁是谁的朝露昙花,谁是谁的咫尺天涯。

若相思,于是每一日,等到夜未央,月初上,你便一个人数纵横三千里的星光。一地相思两处凉,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悲伤着自己的悲伤,为什么自己的悲伤比悲伤更悲伤;你只发现,生命好像在不复以前那样,时光无痕,岁月静好。不是埋怨,只是那一瞥之后,再看不透,人间聚散。那种干净的记忆,那些窗边的秘密,清澈的让人不忍心言语。也许,早就知道不长久,却美好得,让人不忍心放手。

若相思,会不顾那些泛着生命底色的伤痕,等下去等下去。红粉成灰,白骨支离,不曾销歇。有的人押得重,是不相信自己会输;你押的重,是忘不了记忆中,裂帛的天空下,你转头,笑容一离离汇聚。淡看流光,宛若无伤,说的从来不是你。你输不起。

若相思,永远永远都不会开口,一次一次看他擦肩而走。青春好沉,沉到总会有人会忘记守候,也总会有人背着沉沉的青春,兀自回眸。零世之前,末世以后,是不是你还守着岁月悠悠,是不是你还只是抬头,抬头看他熟悉的眉眼,只是,不开口。

若相思,身作清姿,谁九月飘潇而至,谁裙袂轻扬轻止,谁的缘,又过一世。

若相思。

爱过方知痛

终于平静下来可以自嘲一下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一个错误,两个平行时空因星际间某个系统的变化而交织扭曲在一起,还好,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就整个时空,仅仅是清波微澜。

好了,该死的都已经死了,纵使某人如何高傲,如何张狂的在我脑中存在过,现在也化作一抔火山灰,等待被清除。

人生不过是个概率问题,不错的,考场上也是这么写的。

一切的记忆,不知忘记一个曾经希望铭记的人,需要多少年。月考结束了,我平静了许多,信仰,又是些什么呢?

有人说;(你)最爱的人伤你最深,开始不在乎,后来不相信,之后侥幸不相信,直到现在,才想起,我说过的,没有人值得你为Ta付出那么多!这样两句话,不也是一对么!

王仲华老师说过,全然忘却你就可以上北大了,或许是的。每一天徘徊在熟悉的课程中,想着那最喜欢却已远去的地理课(虽然王仲华是教历史的,我还是膈应历史)。十年了,快11年了,时刻在铭记,却从未思考过要忘记!

或许这便是概率吧!有些梦想只用来坚守,某些信念,只用来瞻仰,有些希望,只用来凭吊!

本子一个个地换,字一个个地码,谁知又写下了什么?又做成了什么?

一个人在操场,饮下一圈又一圈的眼泪,一个人在食堂,吞咽一口又一口的苦涩,世界太小,低头不见抬头见,抬头不见低头也会见。

一个人走着熟悉的路线,逆着人群,独自吹着那古老的曲子,压低的帽檐下,是一份孤独!

所谓捆绑苦难,大概也是人为在杜撰的吧!

张岱说的极是,大梦一场罢了,其实,还不如做一个痴人,去说一说那无语的春秋大梦。

好吧!我承认我爱过,去勇敢地爱过,我的人生就此完整,阵亡,也不留什么遗憾了!

再过几个星期,或许就将踏上北上的列车,去那人口密度可以视为零的地方。

再过几个星期,或许就要坐上南下的飞机,到那个大象也会饿死,骆驼也会渴死的地方。

灵魂飞驰,肉体在哪儿不一样呢?找一个足够远的地方,远到感受不到熔炉的火热,体味不到人间的温情,希望冰河纪可以封冻,我这千疮百孔的心,希望冰河纪可以冰函我心口的刀痕!

爱过方知痛,爱过了,痛过了,下一步便是更大的痛苦——遗忘,我希望一生的长度以用来忘却,一个我曾喜欢过的试图铭记的人,还好,我已完成了第一步,我忘却了那个曾经醉心的名字!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心灵的防线逐渐被一波又一波的涛浪卷袭,不再坚固得像曾经的堡垒,没有什么值得交心,没有什么可以托付,没有什么可以依赖,天蓝蓝,心灰灰,只有灵碎还值得收典。

太阳落山了!

跪在历史的背叛前瞎想

我从未如此的鄙视过历史,过去曾经清纯的以为历史是不容假设的,现在才明白,只要它发生过,就已经不存在所谓的历史,更不存在所谓历史的天空,一切都源于一种信仰,都只是信仰在脑海中构划的一种冥冥的虚像罢了。

一些心怀不轨的人说,世界是物质的,运动是绝对的。这一切都只是阶级统治罢了,也终将被由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所写的所谓的“历史”隐去,好讽刺。

既然重型卡车载重71吨可以时速大于1000公里,既然互联网络“此处省略16字”,既然电视广播“此处省略18字”,既然“此处省略15字”,既然还有那数之不尽的“既然,既然”,那么,又怎么可以说时间将解决一切,又怎么可以说物质决定意识,又怎么可以说“ 此处省略2个字 ”,“此处省略2个字”,“ 此处省略2个字 ”呢?!

也许这话题过于沉重,那我们说说节假日,名演员可以不管剧情,不管观众在自己的节目中随意添加广告;打着“尊重世界文化多样性”的有关机构的有关人员在“ 此处省略2个字 ”前公开演讲“ 此处省略11个字 ”……

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形容这个世界,这本只是信仰生发的臆想,却被过多的生物当作真实存在,画土列疆之后又想骑在信仰之上,用背叛的历史和历史的背叛奴役着相信信仰的生物,让真正信封信仰的生物跪在历史的背叛前听从这些叛逆者的指挥与役使,在这可怜的生物群中,还有一个抛弃了时代的我。

所谓的现代化大都市先进的生产力毁灭了那美丽的“放羊—挣钱—娶媳妇—生孩儿—放羊”的生活,毁灭了高举手臂26年任肌体扭曲变形的坚固信仰,这团混沌的根基业已不在,这虚华的幻生世界也不久将毁灭,那2012的预言终将来临。

或许,我自己也是信仰的叛逆者,只能跪在这里面对历史的背叛瞎想。

生命日志

生命只有回头看时才清楚,而生活我们必须向前看,朝自己的目标去奋斗。

人生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全凭我们自己如何去演绎人生这场戏,我相信辛勤的付出,配角终有一天也会变成主角。

在这个残酷又现实的社会,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是随处可见的事。如果你不努力的去生活,不努力的去奋斗一切,随时都会被这社会淘汰。

当我们精疲力尽的时候,在现实面前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都会幻想着假如怎么样就不会怎么样;假如我现在是个有钱的大老板,就不会每天工作得焦头烂额,汗流浃背,偶尔还要受老板的冤枉气。

假如我们之间没有擦肩而过,对爱的执著,现在我们会是一对幸福的恋人,彼此之间都不会那么的伤心难过。

假如我凡事都三思而后行,不为一时之冲动,不听人们的忠告意气用事,现在就不会寸步难行,左右为难,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假如当初我要是努力的学习,不任性的轻意放弃学业,现在应该也是个大学生,也不会为了找不到一份好的工作而苦恼了。
假如……

在现实生活中根本没有那么多的假如的,它也不会给你时间在那幻想着,虽说有很多是一开始早就注定好的,我们只是顺从的去做,只要我们认真对待过,错了就改正,只有生命不能从新来过,别的我们都可以重新来过。

假如任何人都会说过,也都会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找个安慰别人的理由,偶尔的追悔莫及是没罪的。但你在现实中努力过了吗?在困难重重中奋斗过了吗?还是你选择了逃避,逃到了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然后期望着身边的人会替你解决,等待别人来帮助你,自己却不敢去面对。

人都是自私的,别妄想着会有不劳而获的事,天上也不会有无端掉馅饼的好事。人们对你的帮忙只是在你受伤后,对你受伤的心灵一点慰藉,能帮你的也只有一时,人生靠的是自己,现实唯有去面对。

辉煌的人生都是用自己的汗水换来的,凭自己的双手打造的,相信自己,只有自己才会真正明白自己,应该舍弃什么去追求什么,通常在得到之前,我们都会放弃某些才能换得,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就是社会的现实。
偶尔的磨难只会让我们越搓越勇,在困难面前不低头,别把自己沉陷在异想天开的状态里,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发生的种种现实我们虽无法改变,那我们就改变自己来适应它。回想以往的我们会后悔莫及,就让以后的人生不再有后悔,付出的努力总会有收获的,只是迟早的问题。

Lenovo ideacentre B520e 引导方式探索

Lenove ideacentre B520e一体机(i3-2120 3300MHz/nVIDIA GeForce GT 520 1G/500GB 7200r/4GB DDR3):引导模式为支持UEFI和Legacy BIOS双引导,但是UEFI模式仅支持FAT32模式磁盘(也可能支持Linux但是未测试),且UEFI引导优先于Legacy BIOS,同时BIOS内不可设置。

继上次遇到奇葩硬件ThinkPad S230u之后,近日装机又遇到一特殊机器,Lenovo ideacentre B520e。不错,又是联想,联想对于奇葩及非主流的追求从未停止。这个ideacentre B520e是一台一体机,配置到还算中规中矩:i3-2120 3300MHz/nVIDIA GeForce GT 520 1G/500GB 7200r/4GB DDR3/23寸。补充说明:这个机器有6个USB口,全是2.0的。这个系列的机器没有统一快速服务代码,从联想官方支持网站来看,这个系列的机型应该已经被放弃了。而且没有提供BIOS更新包。

这台机器刚接手的时候是自己升级的Windows10,Windows7OEM版本UPdate上去的。但是,从引导过程无法判定是UEFI的还是Legacy BIOS的:开机没有自检屏显,仅显示LENOVO的logo,下面没有小点画圈,然后闪出蓝色Microsoft的logo,下面小圈画圆,进入系统;如果说是UEFI的,应该不会有Microsoft徽标,如果是Legacy BIOS的,应该在LENOVO下面有快捷键提示(这是联想的一贯做法)。

开机按F12弹出引导选项菜单,然后进入SetUp(就是BIOS,别问我为啥不按F1,各款机器进BIOS的风格完全不同,而且目前查不到这个机器用的什么主板,zol上都没有)。发现,没有UEFI选项,但是有Quick Boot的选项。从此处推测:机器不支持UEFI,Windows10是Legacy BIOS引导的。然后简化硬件,把除了键盘鼠标之外所有设备拔掉,插PE盘,还原BIOS引导顺序为缺省值,准备从PE引导,开机。直接进入了UEFI版本的WinPE!

我用的是杏雨梨花PE,这款PE是支持UEFI+Legacy BIOS双启动的,如果进入了UEFI会直接Loading System读条,如果进入了Legacy BIOS PE会有选项菜单(Win8PE/Win10PE/DiskGenius/从硬盘启动……之类的吧)。这时候,这台BIOS设置里没有UEFI选项的机器,直接引导了杏雨梨花的UEFI PE!amazing!

既然机器能从UEFI引导,那我就干脆装一个UEFI+gpt的系统吧,这么装多舒服,对吧。PE下完成了文件备份。关机,从Windows的安装U盘引导。这个U盘我把Windows的iso直接解压到了一个FAT32的U盘里,本身支持双模式引导的,用了很多次了,没出过问题。当然,这次也直接引导成功,选择分区的时候,提示:无法安装在此分区,因为目标磁盘采用MBR分区表格式,Windows需要在gpt分区表下安装。看到这个,完全证实了这台机器支持UEFI的猜想,而且,Windows安装程序是从UEFI引导出来的。

好,我回PE用DiskGenius转了分区表(别问我为啥不用cmd,硬盘里还有文件啊!我只是把原来C盘文件导到别的区了啊!)。再次用安装盘引导,新建分区,默认创建了前面的ESP,Recovery,MSR三个分区,第四分区作为C盘使用。下一步,开始读条。整个流程异常舒服。但是,奇迹再一次发生。安装过程重启后,就是找不到可引导分区啊,就是找不到可引导磁盘啊,就是找不到引导文件啊!左上角一个横杠光标一直闪啊,然后就自动重启了啊。连错误代码都不告诉我啊。我真表示好神奇啊~

好了,这下子知道这个机器不一般了。普通方法装UEFI肯定是不行了。

既然用安装U盘不行,那我用DISM装行不行啊?!所谓DISM也不是我自己敲命令,是杏雨梨花PE里自带一个安装器,过程和wtg差不多。进PE,删掉前四个分区,转回MBR分区表(gpt表下那个安装器就是不认硬盘,非说分区表错误请修复,那就只能MBR了),重新建立一个NTFS区,然后开始装。自动完成,重启。这次我希望有一个UEFI+MBR的安装结果。之后效果和刚才一样一样的,那个横杠的光标闪啊闪,重启了。我都无语了,我装机也算有几千台(当然,算上某次网吧装机,某次机房装机,那就多了不是)了,这台机器到底是支持还是不支持UEFI啊?!

既然失败了,肯定还是回PE去看看呗,这次,再次让我感到惊叹!这次的PE,是Legacy BIOS的!是Legacy BIOS的!是Legacy BIOS的!

回想了一下刚才的过程。U盘PE可以引导,安装U盘可以引导。就是主系统不能引导。开始爬贴。但是,这台机器太小众了。只能自己折腾。然后想起了wtga里的一个参数UEFI_NTFS,豁然开朗!这台机器是只是UEFI但是不支持UEFI下NTFS引导的!也就是说,这台机器的引导层很接近于MacBook但是比MacBook更古老:B520e仅支持UEFI+FAT32引导;MacBook在Windows安装引导中仅支持UEFI+FAT32、但已经部署的Windows to Go系统是支持UEFI+NTFS引导的。

我之前用安装U盘能成功引导是因为我恰好使用了FAT32格式的U盘,后来回想,这个U盘是我装Boot Camp时候用的。所以格式化成了FAT32。

回到装机的话题。我搞懂了问题,但是又陷入了新的困境。我需要从Legacy BIOS引导Windows安装U盘。但是只要选择从这个FAT32磁盘启动,就是UEFI;而如果格式化成NTFS,直接无法引导了,左上角一个横杠光标一直闪啊。从这里,对B520e的引导机制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同一个介质如果有两套引导机制,UEFI优先。

最怕空气突然地安静,再一次陷入怪圈。我是拒绝用GHOST方式给客户安装操作系统的。这次需要装Windows8.1,还是Legacy BIOS+MBR的Windows8.1。

我开始翻我的工程盘,看看有没有什么用得上的资源。直到我找到了nt6 installer。Windows8刚出品时候的神器。当年Win8出世的时候,其iso因为引导问题导致很多刻盘不能用的悲惨故事,这个工具便成了上古神器。

再次进入PE,删掉前面的分区。然后MBR下建立NTFS分区,扇区对齐4096,GHOST一个Win7进去。开机,四个小点闪出来,GHOST版,你懂得,最后出现了小马OEM的logo,成功,Win7完成~把Windows8.1的iso解压到D区根目录,安装nt6 installer,模式二,自动识别活动分区C和资源分区D。开机显示两个引导项,从nt6进,直接挂载D区的Windows安装程序,抹掉C盘,走官方安装。读条完毕,重启。终于见到那个蓝色的Microsoft徽标了!也算半天功夫没白费吧!系统释放完毕后卸载nt6,完美。

最终结果:Legacy BIOS+MBR的Windows8.1系统。
附件:上古神器nt6_hdd_installer
本文内容发布受GNU GPLv2协议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