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海岸线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 再也没有你的消息
空气里找不回你曾经的踪迹
昨天还是晴朗的你 今天发现只是梦境
对不起也许是我不够仔细
雨水浸湿凌乱的街 人群穿行没有终点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说话
繁星能懂孤寂的夜 我却没有你的了解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出现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所以忘记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 再也没有你的消息
空气里找不回你曾经的踪迹
昨天还是晴朗的你 今天发现只是梦境
对不起也许是我不够仔细
雨水浸湿凌乱的街 人群穿行没有终点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说话
繁星能懂孤寂的夜 我却没有你的了解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出现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呐 你有在听吗
这想对你说的话
呐 你有在乎吗
我曾写下的情话
呐 你会伤心吗
现在的我一人啊
为什么你还不说话
变成哑巴了吗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所以忘记

曙光

肆虐的风冲荡着我干涸的胸膛
迷途的茫淹没了心中飘摇的光
遍体鳞伤紧握着不熄灭的希望
抬起臂膀呼唤我最灿烂的信仰
即使彷徨吞没了征途中的方向
即使惆怅扑灭了指映前路的光
沉落跌撞追寻着不消逝的星芒
挣脱阴霾追寻终将绽放的曙光

荆棘的芒撕扯着我破碎的翅膀
灼热的浪淹没了渺远失落的光
逐流飘荡紧握着不熄灭的希望
抬起臂膀赞美我最灿烂的梦想
或许黑暗吞没了繁星闪烁的光
或许迷茫扑灭了记忆中的芬芳
沉落跌撞追随着不破灭的信仰
挣脱阴霾向往照亮远方的曙光

回荡的风托起我利刃般的翅膀
黎明的芒撕裂了所有黑暗迷惘
遍体鳞伤紧握着不熄灭的希望
抬起臂膀呼唤我最灿烂的信仰
即使彷徨吞没了征程中的方向
即使惆怅扑灭了指引前路的光
沉落跌撞追寻着黎明前的星芒
曙光挣脱阴霾终将绽放去远方

一梦回环

月儿明 星儿稀 我誓与君不分离
笑往昔 不珍惜 如今只怕独孤寂
轻抬臂 怕君去 又恐十年再伶仃
明月里 于君惜 再叹一曲无别离
青石板 月微黯 月下形影叠成三
想当年 下雪天 紧紧相拥不知寒
酒杯干 再斟满 今次不醉绝不还
望君怜 春风面 只为君再笑开颜

思念编织成了诗
也许你的名字
就是最唯美的诠释
不需要被证实
不需要被解释
你在我心中占据独特位置
跟随著你的影子
勾著你的手指
我这样是不是太幼稚
但是无法停止
我的心彷佛被吞噬
是在何时
被谁控制
复杂的情绪无法掩饰
故事才刚刚开始
等著我们去尝试
尝试栽培我们的青涩果实
诗里最后的句子
透露了我的心思
今生今世
想跟你一辈子
思念编织成了诗
也许这个故事
注定不能被谁藏私
换了韵的用字
对了仄的遣词
错综的情绪依然患得患失
以为能坦率诚实
却又欲言又止
我这样是不是太固执
但是无法停止
请不要笑我太自私
在此立誓
今生今世
一行永志不渝的诚挚
想跟你一辈子
故事才刚刚开始
是否等我们尝试
虽然这一切都还只是未知
诗最后的一个字
被谁故意的搁置
等谁暗示
这首诗才刚刚开始
在未来的某一日
我们的一生是否拥有彼此
诗里最后的句子
是我无悔的坚持
今生今世
想跟你一辈子

冥冥天意_for桑田

命定续缘 相对无言
浅笑侧脸 清浊画面
天书错句 草草相见
谁绚烂了 一代锦年

那日初见 乱世烽烟
只需一眼 忘却人间
今世千生 我寻你到
风雪散尽 沧海桑田

一切都像谁刻意安排
冥冥中自有主宰
一切都像那洪水猛兽
疯狂地汹涌嘶吼
就让这一切光怪陆离急流奔走
张着眼迎着风凝视雨后的天空

一日往返 一句平安
一个故事 一场悲欢
一生何难 一抔平淡
故事不会这样讲完

原来内心抗拒的恐慌
渐渐将信仰埋葬
原来那最美丽的向往
不仅是一种想象
原来我总是独自惆怅习惯假装
幸福从来不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原来内心深处的释放
只为逝去的松绑
原来那最无知的隐藏
不过是欲盖弥彰
过往的遗憾种种不再冠冕堂皇
经历感化倔强即是所谓的成长

岁月如诗 也就几行
青春如野 一片茫茫
旅途漫漫 人来人往
结局也等你来补上

迷途的公主

迷途的公主
请不要在此停留
神圣的王命
早晚会打破你我的厮守

迷途的公主
请忘却你的守候
冥尘的傲慢
早已粉碎我肉身的鸣遒

迷途的公主
快背向自我的追求
逼仄的光幕
总有一天洄遮罩广袤的狐逑

迷途的公主
切莫停在你的脚步
昨天的未知
已在明早绚烂今日的情仇

当知逼仄

既择此行 当知逼仄
何惧众叛亲离

雁妄北
虫鸣飞
黄水即西回

脑斲累
痕萤洄
羲祈尽身羸

斩旃酹樽棰
秣尘沥醴卫
怎奈的
濯瑒伏冥莽卅秦情罪

卧荆倾扶碎
恁天背尼葳
杀伐去
堇穆斫灼夐芜乡媾被

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锦瑟蝴蝶已惘然
无端珠玉成华弦
庄生追忆春心泪
望帝迷托晓梦烟
日有一弦生一柱
当时沧海五十年
月明可待蓝田暖
只是此情思杜鹃

杜鹃、明月、蝴蝶,成无端惘然追忆。日暖蓝田晓梦,春心迷,沧海生玉烟。托此情,思锦瑟,可待庄生望帝。当时一弦一柱,五十弦,只是有珠泪,华年已。

此情无端,只是晓梦庄生望帝,月明日暖,生成玉烟珠泪,思一弦一柱已。
春心惘然,追忆当时蝴蝶锦瑟,沧海蓝田,可待有五十弦,托华年杜鹃迷。

写给我曾拟似疯狂却业已放弃追忆的青春与之空谷幽兰的时间证人

一切源自一张消失已久的老照片
照片上印的是曾经为之疯狂的脸
同学录里你慌乱中亲手填写两页
尽是拟似疯狂却只能怀念的流年

扣扣号码搜到信息陌生仿似天边
邮箱点点滴滴到百度账号的生前
一个无法打开却实际存在的域名
应该就是能检索到对你唯一纪念

微博似乎看到了夜夜难入梦的眼
放不下的追忆随泪打透字里行间
那时不为时间地点所容许的爱恋
似乎从未走远甚至回到双眼之前

我曾没有勇气去抗拒已知的终点
却偷偷刻印一个肖像藏留在心间
你已仅是执念脱离生活不再显现
只化作能见证青春存在过的信念

后悔未曾思虑电话接通后的推演
也为贸然现身闯入生活感到抱歉
我真的只想听你声音在有生之年
时光散尽路途渐远再难相互爱恋

不会忘记为你写就右后四三侧面
再难找到棋步亲笔写给我的留言
绝难重逢刘海右偏短发专注笑靥
就像业已放弃那拟似疯狂的岁月

之后的姑娘多少保留有你的魂牵
自己知道转身离去其实就是永诀
狠心对自己雕琢抹去你梦舞翩迁
面对伤痕覆没似梦非梦独自沉湎

你完全就是曾拟似疯狂青春岁月
我现在却只能放弃追忆水月镜花
无论逃避不管憎恨哪怕万世无缘
愿你洗尽铅华修得善果美玉无瑕

风花雪月

风是穿山过水拂面而来
花是零落成泥常开不败
雪是日出消融檐上落白
月是咫尺天涯千秋万载

高山之巅 远极偕游
来者泛泛 无阻而往
日夜以继 失杂非究
若即若离 若我若狂
深水之渊 穷尽相引
去者苦多 始欲而伤
天地反复 何能方兴

风是自息自生扰袖弄摆
花是摇乱玉彩沾衣未摘
雪是眉心微凉华发皑皑
月是移走寂空星云中埋

风是清歌不歇吹彻高台
花是折枝粉黛绽诗三百
雪是积帐饰晴雕弓懒开
月是良宵清光此夜难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