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海岸线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 再也没有你的消息
空气里找不回你曾经的踪迹
昨天还是晴朗的你 今天发现只是梦境
对不起也许是我不够仔细
雨水浸湿凌乱的街 人群穿行没有终点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说话
繁星能懂孤寂的夜 我却没有你的了解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出现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所以忘记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 再也没有你的消息
空气里找不回你曾经的踪迹
昨天还是晴朗的你 今天发现只是梦境
对不起也许是我不够仔细
雨水浸湿凌乱的街 人群穿行没有终点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说话
繁星能懂孤寂的夜 我却没有你的了解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出现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呐 你有在听吗
这想对你说的话
呐 你有在乎吗
我曾写下的情话
呐 你会伤心吗
现在的我一人啊
为什么你还不说话
变成哑巴了吗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所以忘记

曙光

肆虐的风冲荡着我干涸的胸膛
迷途的茫淹没了心中飘摇的光
遍体鳞伤紧握着不熄灭的希望
抬起臂膀呼唤我最灿烂的信仰
即使彷徨吞没了征途中的方向
即使惆怅扑灭了指映前路的光
沉落跌撞追寻着不消逝的星芒
挣脱阴霾追寻终将绽放的曙光

荆棘的芒撕扯着我破碎的翅膀
灼热的浪淹没了渺远失落的光
逐流飘荡紧握着不熄灭的希望
抬起臂膀赞美我最灿烂的梦想
或许黑暗吞没了繁星闪烁的光
或许迷茫扑灭了记忆中的芬芳
沉落跌撞追随着不破灭的信仰
挣脱阴霾向往照亮远方的曙光

回荡的风托起我利刃般的翅膀
黎明的芒撕裂了所有黑暗迷惘
遍体鳞伤紧握着不熄灭的希望
抬起臂膀呼唤我最灿烂的信仰
即使彷徨吞没了征程中的方向
即使惆怅扑灭了指引前路的光
沉落跌撞追寻着黎明前的星芒
曙光挣脱阴霾终将绽放去远方

一梦回环

月儿明 星儿稀 我誓与君不分离
笑往昔 不珍惜 如今只怕独孤寂
轻抬臂 怕君去 又恐十年再伶仃
明月里 于君惜 再叹一曲无别离
青石板 月微黯 月下形影叠成三
想当年 下雪天 紧紧相拥不知寒
酒杯干 再斟满 今次不醉绝不还
望君怜 春风面 只为君再笑开颜

Only My Bilibili

被颠覆的世界 再没有生机的荒野
在废墟之间寻找最后的乐园
在遥远的彼岸深邃而熟悉的召唤
现在就要穿越 穿越过平行的次元
发现曾经属于我们的一切

听 遥远的声音 沉睡的心灵在这一刻渐渐地唤醒
那突然间明晰 脑海中浮现出静静尘封的回忆
在那黑暗中一点一点地追寻
追寻着前方若隐若现唯一的光明
疲惫的身躯完全失去了感应
定格在这时空里期待着奇迹

谁停止了时间 命运时针早已冻结
Only My Bilibili 可以去溶解
从最初的纪元 追溯着万物的终点
在旅途的空闲 记下感动的瞬间
历史不断变迁 写下了多少的诗篇
飘散的每页化作时空的碎片
就算只有湮灭 终究会出现在眼前
要将一切重演 期待不确定的改变
一定要创造最灿烂的明天

你 是否在哭泣 依稀的背影在我面前渐渐地散去
已不能再迟疑 漫漫长路只为和你重逢的确率
禁忌的咒语解开所有的封印
一望无际的长夜中发掘你的痕迹
身已被吞没心却在固执地坚信
驱散混沌的领域最后的奇迹

这无奈的离别 经历过漫长的流年
Only My Bilibili 终于再相见
将热切的思念 化作了重逢的喜悦
全世界的语言 已然不能够描写
飞跃海角天边 面对无尽的地平线
向着我和你所有故事的起源
不管路途艰难 还是目标有多遥远
只有这份誓言 在心中默默地沉淀
永不放弃总有一天能实现

已签订了契约 却不能停留在身边
也许这也是命运无情的试炼
这灭世的火焰 映红了孤单的长夜
是无助的祈愿 还是将一切终结
这友情的羁绊 还有最热切的爱恋
铸造成一柄无比光辉的圣剑
将坚毅的视线 和不停沸腾的热血
化作无尽能源 一切命运都撕裂

谁停止了时间 命运时针早已冻结
Only My Bilibili 可以去溶解
从最初的纪元 追溯着万物的终点
在旅途的空闲 记下感动的瞬间

被颠覆的世界 再没有生机的荒野
在废墟之间寻找最后的乐园
在遥远的彼岸深邃而熟悉的召唤
现在就要穿越 穿越过平行的次元
发现曾经属于我们的一切

思念编织成了诗
也许你的名字
就是最唯美的诠释
不需要被证实
不需要被解释
你在我心中占据独特位置
跟随著你的影子
勾著你的手指
我这样是不是太幼稚
但是无法停止
我的心彷佛被吞噬
是在何时
被谁控制
复杂的情绪无法掩饰
故事才刚刚开始
等著我们去尝试
尝试栽培我们的青涩果实
诗里最后的句子
透露了我的心思
今生今世
想跟你一辈子
思念编织成了诗
也许这个故事
注定不能被谁藏私
换了韵的用字
对了仄的遣词
错综的情绪依然患得患失
以为能坦率诚实
却又欲言又止
我这样是不是太固执
但是无法停止
请不要笑我太自私
在此立誓
今生今世
一行永志不渝的诚挚
想跟你一辈子
故事才刚刚开始
是否等我们尝试
虽然这一切都还只是未知
诗最后的一个字
被谁故意的搁置
等谁暗示
这首诗才刚刚开始
在未来的某一日
我们的一生是否拥有彼此
诗里最后的句子
是我无悔的坚持
今生今世
想跟你一辈子

冥冥之中(公开版)

一日往返 一去难返
一向如此 一种循环
梦想者 都孤单
热闹只属于牵绊

总是累着 总在想着
总有远方 总该向往
搭肩的 旧行囊
陪着我老在路上

一切都像谁刻意安排
冥冥中自有主宰
一切都像那洪水猛兽
疯狂地汹涌嘶吼
就让这一切一切一切急流奔走
张着眼迎着风凝视雨后的天空

一生何难 一句平淡
一个故事 一场悲欢
总如烟 总会散
路才刚走到一半

原来内心抗拒的恐慌
渐渐将信仰埋葬
原来那最美丽的向往
不仅是一种想象
原来我总是总是总是习惯假装
幸福从来不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原来内心深处的释放
只为逝去的松绑
原来那最无知的隐藏
不过是欲盖弥彰
过往的遗憾种种不再冠冕堂皇
经历感化倔强即是所谓的成长

岁月如诗 也就几行
青春如野 一片茫茫
旅途漫漫 人来人往
结局等你来写完

冥冥天意_for桑田

命定续缘 相对无言
浅笑侧脸 清浊画面
天书错句 草草相见
谁绚烂了 一代锦年

那日初见 乱世烽烟
只需一眼 忘却人间
今世千生 我寻你到
风雪散尽 沧海桑田

一切都像谁刻意安排
冥冥中自有主宰
一切都像那洪水猛兽
疯狂地汹涌嘶吼
就让这一切光怪陆离急流奔走
张着眼迎着风凝视雨后的天空

一日往返 一句平安
一个故事 一场悲欢
一生何难 一抔平淡
故事不会这样讲完

原来内心抗拒的恐慌
渐渐将信仰埋葬
原来那最美丽的向往
不仅是一种想象
原来我总是独自惆怅习惯假装
幸福从来不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原来内心深处的释放
只为逝去的松绑
原来那最无知的隐藏
不过是欲盖弥彰
过往的遗憾种种不再冠冕堂皇
经历感化倔强即是所谓的成长

岁月如诗 也就几行
青春如野 一片茫茫
旅途漫漫 人来人往
结局也等你来补上

陌念双

谁抚琴惊漪鹭行
谁鼓瑟黯然蟾光
谁应知杏林雨凉
谁清鸣回响

危檐漆窗
流萤照西廊
走马灯轮转晰脉囊

谁举笔描摹曦阳
谁案几丹青堆放
谁齐日平添喧嚷
谁眉眼微漾

棋复书朗
妍雅灼华芳
朱砂匀均锦帛之上

只道人事无常
天命难当
把盏曰无为无妄
却说尘烟纷茫
霁虹何方
凭任本心八荒往

当年岁相隔相忘
当正月满堂辉霜
当孤静已被散荡
当约好同浆

疏影寂望
携万千痛怆
朝暮晨昏临驾巅丈

当现今哀骨伤亡
当世象敛去猖狂
当安宁洗净埃壤
当稳隐游方

剑影刀芒
觥筹交错往
披靡着鳞甲战沙场

凭栏横越涯望
浮生旷放
秉烛拭笑挽沧桑
故志年少轻狂
不羁名望
为求无惧风霜

只道人事无常
天命难当
把盏曰无为无妄
却说尘烟纷茫
霁虹何方
凭任本心八荒往

凭栏横越涯望
浮生旷放
秉烛拭笑挽沧桑
故志年少轻狂
不羁名望
为求无惧风霜

齐天

十洲之祖脉
三岛之来龙
孕物有灵通
出世便把天地四野惊动
游戏山林中
却要怎样看破人世百年这一场大梦
瀚海浪排空
折木编筏再借东海一阵风
寻仙访道何处有神迹仙踪
路上问樵翁
望见灵台方寸
依稀山色有无中
拜师得名
打破顽空须悟空
学法试法
最善七十二变通
筋斗云上
倏忽千里快哉风
流光太匆匆

伏虎亦擒龙
炼就玄奇不世功
金甲玄绫披风
踏破云山几万重
长歌藐倥偬
疏狂自在最豪纵
谈笑间
生死相对两从容
九万里玄穹
恨苍天将我愚弄
男儿丈夫当如是
慷慨上天宫
殿前试雌雄
挥杖而向
惊起多少风云涌
誓以此身凌九重

敌手竟难逢
睥睨意
笑满天仙神皆无用
嗟叹一声阴谋下手岂能容
此恨应无穷
任有千般悍勇都成空
火烧火烤
为避离火入巽宫
炉中炼成
火眼金睛一双瞳
目运金光
牛斗气常冲
飒沓自峥嵘

伏虎亦擒龙
炼就玄奇不世功
金甲玄绫披风
踏破云山几万重
长歌藐倥偬
疏狂自在最豪纵
谈笑间
生死相对两从容
九万里玄穹
恨苍天将我愚弄
男儿丈夫当如是
慷慨上天宫
殿前试雌雄
挥杖而向
风云涌
誓以此身凌云九重

凌霄殿前
招安原是城下盟
悟道参玄
斩尽心猿成悟空
得脱樊笼
再看我乾坤摩弄
笑傲万夫雄

伏虎亦擒龙
炼就玄奇不世功
金甲玄绫披风
踏破云山几万重
长歌藐倥偬
疏狂自在最豪纵
谈笑间
生死相对两从容
九万里玄穹
恨苍天将我愚弄
男儿丈夫当如是
慷慨上天宫
殿前试雌雄
挥杖而向
惊起多少风云涌
问谁能同

鱼玄机

海棠春睡 梅妆惹落花
悠悠一抹斜阳 吹尺八
榻上青丝 泪染了白发
秋心入画
旧日的传奇 都作了假
舍得骂名 却舍不得他
缘来冥冥之中 放不下
玄机如卦
红尘一刹那 这一世的繁华
不过由春到夏
由真变作了假 造化终虚化
人间岂能安得 双全法
也许此去经年忘了也罢
只不过是一句了无牵挂
咸宜观诗文候教的风雅
为谁作答
似梦非梦恰似水月镜花
长安不见长把相思念啊
为何我又偏偏遇上了他
咫尺天涯
看春风吹动榆荚 留下
我这一缕香魂 落谁家
都说下辈子 青梅竹马
美玉无瑕
红尘一刹那 这一世的繁华
不过由春到夏
由真变作了假 造化终虚化
人间岂能安得 双全法
也许此去经年忘了也罢
只不过是一句了无牵挂
咸宜观诗文候教的风雅
又为谁作答
似梦非梦恰似水月镜花
长安不见长把相思念啊
为何我又偏偏遇上了他
咫尺天涯
似梦非梦恰似水月镜花
长安不见长把相思念啊
为何我又偏偏遇上了他
枉自嗟叹呀
也许冥冥中洗净了铅华
我又是那一块美玉无瑕
易求善价 难得有情啊
如此说法
其实玄机不过这句话
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