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海岸线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 再也没有你的消息
空气里找不回你曾经的踪迹
昨天还是晴朗的你 今天发现只是梦境
对不起也许是我不够仔细
雨水浸湿凌乱的街 人群穿行没有终点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说话
繁星能懂孤寂的夜 我却没有你的了解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出现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所以忘记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 再也没有你的消息
空气里找不回你曾经的踪迹
昨天还是晴朗的你 今天发现只是梦境
对不起也许是我不够仔细
雨水浸湿凌乱的街 人群穿行没有终点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说话
繁星能懂孤寂的夜 我却没有你的了解
你在哪为什么你不出现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呐 你有在听吗
这想对你说的话
呐 你有在乎吗
我曾写下的情话
呐 你会伤心吗
现在的我一人啊
为什么你还不说话
变成哑巴了吗
我的海岸已没有你 只剩海浪的哭泣
就算海岸线再绵延几里 也跟不上你
偌大世界无边无际 你究竟去了哪里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念你 好想抱抱你
十指相扣许的约定 你都丢到了哪里
那张温柔的脸多么美丽 只在回忆里
那紧握双手的勇气 却没让我抓紧你
对不起 我没能让你拥有最美的曾经
所以忘记

波函数与成就

一个光子的运动是无法确定的,但是当有足够多的光子,其运动或者说最后的分布会服从波函数,呈现的出明暗相间的条纹。而实际对那个光子来说,从原子核完成跃迁、光子被发出时,当时的能级、当时的场、当时的实验环境,就已经确定了这个光子的运动模式或者说最终落点的概率。最终激发在亮带的概率要远远高于在暗带的概率。或者说,对于一个确定的光子来说,出现在某个确定的点这件事,是有概率基础的,有时候,一个确定的条件,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而小概率事件,在一次试验中,不会发生。类比自己,出生的一刻、你的原生家庭、你的教养(parenting)环境、你的抚养(nursing)环境、你周围的社会风气、民俗民风,就给你划定了一个最终的“波函数”、一个确定的“概率曲线”,终其一生,无法超越,这就是一种科学定义下的所谓“宿命”。或许会有相似环境的人超越了自己的“宿命”,但从更大的样本量来看,甚至是从整体来看,那不过是小概率事件。这个事情,就好比中彩票:小概率事件(中大奖),在一次试验中,不会发生;但是,当样本量足够大时,再小的概率、也有实现的一天(每一期都有中奖的)。简单说:出生的一刻,周围的环境,会给你最中的成就画一个范围,你自己的成就或者直接说结局,大概率地分布在这个氛围内,而超越出身超越阶级超越时代的成就,不是不会发生,只是,那是小概率事件。就算发生,你真的承受的住么。

慈禧六十大寿贺词

天佑圣母 锡之大年
逢岁之阳 琪祥敦祥
猗欤母仪 翼我儿皇

其仁维何 如尧如汤 蠲租发帑 以恤民劳
其文维何 崇儒礼贤 奎章藻耀 云汉在天
其智维何 明烛万里 中外一家 宫府一体

自普天而率土兮 咸浃髓而沦肌

茂矣美矣 荐嘉祉兮
唐矣皇矣 纯嘏尔常
大矣孝熙 儿皇之思
以天下养 永奠此基
累印若绶 扬拜稽首
壤歌衢讴 逮及童叟
章荷天衢 迄于期颐

圣母万寿无疆 孝思共仰当阳

曙光

肆虐的风冲荡着我干涸的胸膛
迷途的茫淹没了心中飘摇的光
遍体鳞伤紧握着不熄灭的希望
抬起臂膀呼唤我最灿烂的信仰
即使彷徨吞没了征途中的方向
即使惆怅扑灭了指映前路的光
沉落跌撞追寻着不消逝的星芒
挣脱阴霾追寻终将绽放的曙光

荆棘的芒撕扯着我破碎的翅膀
灼热的浪淹没了渺远失落的光
逐流飘荡紧握着不熄灭的希望
抬起臂膀赞美我最灿烂的梦想
或许黑暗吞没了繁星闪烁的光
或许迷茫扑灭了记忆中的芬芳
沉落跌撞追随着不破灭的信仰
挣脱阴霾向往照亮远方的曙光

回荡的风托起我利刃般的翅膀
黎明的芒撕裂了所有黑暗迷惘
遍体鳞伤紧握着不熄灭的希望
抬起臂膀呼唤我最灿烂的信仰
即使彷徨吞没了征程中的方向
即使惆怅扑灭了指引前路的光
沉落跌撞追寻着黎明前的星芒
曙光挣脱阴霾终将绽放去远方

一梦回环

月儿明 星儿稀 我誓与君不分离
笑往昔 不珍惜 如今只怕独孤寂
轻抬臂 怕君去 又恐十年再伶仃
明月里 于君惜 再叹一曲无别离
青石板 月微黯 月下形影叠成三
想当年 下雪天 紧紧相拥不知寒
酒杯干 再斟满 今次不醉绝不还
望君怜 春风面 只为君再笑开颜

冥冥之中(公开版)

一日往返 一去难返
一向如此 一种循环
梦想者 都孤单
热闹只属于牵绊

总是累着 总在想着
总有远方 总该向往
搭肩的 旧行囊
陪着我老在路上

一切都像谁刻意安排
冥冥中自有主宰
一切都像那洪水猛兽
疯狂地汹涌嘶吼
就让这一切一切一切急流奔走
张着眼迎着风凝视雨后的天空

一生何难 一句平淡
一个故事 一场悲欢
总如烟 总会散
路才刚走到一半

原来内心抗拒的恐慌
渐渐将信仰埋葬
原来那最美丽的向往
不仅是一种想象
原来我总是总是总是习惯假装
幸福从来不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原来内心深处的释放
只为逝去的松绑
原来那最无知的隐藏
不过是欲盖弥彰
过往的遗憾种种不再冠冕堂皇
经历感化倔强即是所谓的成长

岁月如诗 也就几行
青春如野 一片茫茫
旅途漫漫 人来人往
结局等你来写完

单身久了

单身是会上瘾的,一个人时间长了,久而久之就会变成习惯。会对爱情越来越挑剔,对朋友越来越重视,比以前更珍惜亲情。会越来越喜欢听歌看书,越来越喜欢除去爱情以外的东西,对所有的节日大多没什么期待,会觉额日子过的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而对于暗恋的人,也仅会想想,最后还是算了。

迷途的公主

迷途的公主
请不要在此停留
神圣的王命
早晚会打破你我的厮守

迷途的公主
请忘却你的守候
冥尘的傲慢
早已粉碎我肉身的鸣遒

迷途的公主
快背向自我的追求
逼仄的光幕
总有一天洄遮罩广袤的狐逑

迷途的公主
切莫停在你的脚步
昨天的未知
已在明早绚烂今日的情仇

当知逼仄

既择此行 当知逼仄
何惧众叛亲离

雁妄北
虫鸣飞
黄水即西回

脑斲累
痕萤洄
羲祈尽身羸

斩旃酹樽棰
秣尘沥醴卫
怎奈的
濯瑒伏冥莽卅秦情罪

卧荆倾扶碎
恁天背尼葳
杀伐去
堇穆斫灼夐芜乡媾被